• 回到頂部
  • 0335-7512228
  • QQ客服
  • 微信二維碼

吳孟達因肝癌離世!肝癌到底有多可怕!解讀肝癌研究領域新進展!

2021年2月27日,香港著名演員吳孟達先生不幸因肝癌離世,在我們深感悲痛的同時,必須認識到肝癌到底有多可怕;肝癌患者五年生存率隻有18%左右,死亡率非常高。全世界每年有大概90萬的人患肝癌,有80萬的人死於肝癌。近些年來,科學家們在肝癌研究領域進行了大量研究,當然也取得了非常多可喜的研究成果,本文中,小編就對相關研究進展進行整理,與大家一起學習!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1】

doi:10.1038/s41467-020-20422-7

近日,一篇刊登在國際雜誌Nature Communications上題為“Gut microbiota impact on the peripheral immune response in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relat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的研究報告中,來自新南威爾士大學等機構的科學家們通過研究發現,非酒精相關肝癌患者機體中存在一種特殊的腸道微生物組,其或能幫助預測患者的疾病風險。研究者指出,與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相關的肝癌患者機體中特殊的腸道微生物組或是預測某些人群患癌症風險的關鍵。

研究者表示,腸道微生物組能夠調節非酒精性脂肪肝肝癌患者機體的免疫反應,從而促進癌症的存活;雖然這項研究尚處於早期階段,但這一發現或有望為患有非酒精性脂肪肝相關肝癌患者開發有效的預防性和治療性策略。人們在肥胖和攜帶代謝性風險因素(糖尿病、高血壓和高膽固醇)的情況下易患非酒精性脂肪肝。

Amany Zekry說道,我們對最常見的原發性肝癌—肝細胞癌(HCC)進行了研究,其是全球人群癌症相關死亡的第三大原因。慢性肝炎或肝硬化(或肝髒疤痕)是患肝癌的關鍵,而且非酒精性脂肪肝是一個常見的風險因素;因此,由於全球肥胖和2型糖尿病的流行,目前非酒精性脂肪肝慢慢成為誘發肝髒疾病和肝癌的原因,尤其是在西方國家。

【2】

doi:10.1053/j.gastro.2020.12.015

近日,一項刊登在國際雜誌Gastroenterology上的研究報告中,來自大阪大學等機構的科學家們通過研究發現,肝癌細胞或能通過操控參與纖維化過程的間質細胞來促進腫瘤的生長。肝細胞癌(HCC)通常在酒精濫用或慢性病毒性肝炎所致的肝硬化患者中頻發,其是全球最常見的一種肝癌類型;同時其還是癌症相關死亡的第三大常見原因,且患者的預後較差。目前利用手術是治療肝細胞癌最為有效的方法,但也僅在癌細胞並未擴散到肝髒外的10%-20%的病例中有效。

由於目前缺乏治療肝細胞癌的有效手段,因此本文研究中,研究人員就對該病進行了深入研究,他們對肝髒腫瘤周圍區域的特定細胞及其過程進行了相關研究,旨在開發治療肝細胞癌的新型療法。研究者Hayato Hikita教授解釋道,肝星狀細胞(HSCs,Hepatic stellate cells)是一種正常的肝髒細胞,其在肝髒疤痕組織的形成對肝髒損傷產生反應的過程中扮演著關鍵角色,高水平的活性HSCs常常在腫瘤微環境中被發現,而且其還與肝細胞癌患者較差的預後直接相關;目前並沒有研究熱源分析HSCs與肝髒中癌細胞之間的相互作用機理。

【3】

doi:10.1016/j.cell.2020.07.043

自從人類第一次控製火以來,他們就開始在火周圍紮營、傳播信息,當有危險靠近時互相發出信號,同樣地,細胞周圍攜帶特殊信息的特定分子或許也能根據需要來幫助調節我們機體的功能,一種被稱為環AMP(cAMP)的分子或許就在細胞內自由移動,並幫助管理機體的不同過程,而不可思議的是,其似乎會在正確的地方和正確的時間對環境的變化不斷做出反應,那麽cAMP到底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目前科學家們並不清楚,日前來自加利福尼亞大學等機構的科學家們就對此進行了解釋,相關研究結果刊登在了國際雜誌Cell上。

研究者Susan Taylor教授說道,我們非常感興趣研究cAMP對機體健康的影響,這項研究中,我們通過對熒光工具進行工程化修飾使其能將基因編輯技術CRISPR與生物傳感器技術相結合;這種熒光探針就能幫助研究者以一種全新的方式來觀察細胞內部,結果發現,失控的cAMP或許會導致一種罕見肝癌的發生,即纖維板層肝細胞癌(FLC,fibrolamellar carcinoma)。研究者解釋道,cAMP和鈣離子是人類細胞所需的兩種重要的次級信號分子,其作用位點通常是由結合蛋白、激酶和支架蛋白精心調節的,從而就會形成信號分子群落。

【4】

doi:10.1016/j.ccell.2020.05.018

在一項新的研究中,來自美國桑福德-伯納姆-普利貝斯醫學發現研究所(Sanford Burnham Prebys Medical Discovery Institute)和威爾康奈爾醫學院的研究人員發現一種酶阻斷促進肝癌快速生長和擴散的代謝過程。這一發現可能會促進人們開發治療肝癌的新療法。相關研究結果發表在Cancer Cell期刊上。

研究者表示,與其他類型的癌症相比,對肝癌的治療並不是特別有效。這是一種毀滅性的疾病。這項研究證實,小鼠和人類肝髒腫瘤中低水平的蛋白激酶C(PKC)λ/i與這種癌症的侵襲形式有關,並且這種蛋白作為腫瘤抑製因子發揮作用。這些研究人員還描述了PKC λ/i直接阻斷從而抑製腫瘤生長的代謝途徑。在美國,每年約有27000人死於肝癌。這種癌症與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有關。NAFLD是一種在肝髒中儲存過多脂肪的疾病。NAFLD在美國呈上升趨勢,它又與肥胖、糖尿病和代謝綜合征等更常見的疾病有關。

【5】

doi:10.1016/j.cell.2020.05.038

近日,一項刊登在國際雜誌Cell上的研究報告中,來自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等機構的科學家們通過研究開發出了一種新型檢測手段,其能幫助識別更有可能患上肝細胞癌(HCC,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的人群,肝細胞癌是一種最常見的肝癌類型,這種新方法能利用簡單的血液檢測手段來檢查患者此前是否暴露於特定的病毒感染中。

研究者Xin Wei Wang說道,當與當前的篩選手段結合在一起時,這種新型檢測手段在篩查HCC風險人群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其能幫助臨床醫生盡可能早地發現和並治療HCC,這種新方法相對簡單且便宜,僅需要患者少量的血液樣本就能進行檢測。特定的因素會增加個體患HCC的風險,比如乙肝或丙肝病毒感染、或肝硬化等,存在風險因素的人群常常會被推薦每隔6個月進行HCC的篩查,即利用超聲檢查或對血液中的α-甲胎蛋白進行檢測。

圖片來源:Marek Skupinski

【6】

doi:10.1056/NEJMoa1912035

高風險的慢性病毒性肝炎的成年人中,長期服用低劑量阿司匹林的人患肝癌或死於與肝相關疾病的可能性更小,相關研究結果發表在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在美國和歐洲國家,肝癌和肝病死亡率正以驚人的速度上升,"該研究的第一作者、麻省總醫院胃腸病學和肝髒病學部門的研究員Tracey Simon說。"盡管如此,目前還沒有確定的治療方法來預防肝癌的發展,或降低與肝髒相關的死亡風險。"為了進行分析,研究人員檢查了來自瑞典50275名患有慢性病毒性肝炎的成年人的登記信息。慢性病毒性肝炎是一種由乙型或丙型肝炎病毒引起的肝髒感染,是肝癌最常見的危險因素。在10年的時間裏,服用小劑量阿司匹林(每天少於163毫克)的病人中有4.0%患了肝癌,不服用阿司匹林的病人中有8.3%患了肝癌。服用阿司匹林的人患肝癌的相對風險降低了31%。

重要的是,研究表明,一個人服用低劑量阿司匹林的時間越長,益處越大。與短期使用(3個月至1年)相比,使用1-3年的人肝癌死亡風險降低了10%,使用3-5年的人肝癌死亡風險降低了34%,使用5年以上的人肝癌死亡風險降低了43%。此外,服用阿司匹林超過10年的患者中,有11.0%的人死於與肝髒相關的疾病,相比之下,未服用阿司匹林的患者中有17.9%的人死於與肝髒相關的疾病,這意味著服用阿司匹林的患者的相對風險降低了27%。

【7】

doi:10.1038/s41586-019-1670-9

為了更好地了解肝病和HCC的產生,來自英國韋爾科姆基金會桑格研究所、英國癌症研究劍橋研究所、劍橋大學及其合作機構的研究人員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詳細記錄了我們的DNA隨時間的推移而積累的突變在慢性肝病和肝癌的產生過程中是如何演變的。他們發現這些DNA突變特征存在於健康的和患病的肝髒中,正是這些突變特征的不斷積累最終導致了嚴重的健康問題。這些發現有朝一日使得利用基因組數據預測慢性肝病患者在未來患上肝癌的風險成為可能。相關研究結果近期發表在Nature期刊上。

這項新的研究中使用的組織樣本來自從位於劍橋市的阿登布魯克醫院(Addenbrooke's hospital)收集的5例正常的肝髒和9例發生肝硬化的肝髒。利用這些組織樣本,這些研究人員構建出482個全基因組序列,因此就能夠分析它們的DNA。他們觀察到與正常肝髒相比,慢性肝病中的突變數量顯著增加。肝硬化肝組織含有的突變數量大約為健康肝組織和HCC腫瘤組織含有的突變數量的兩倍。相比於健康肝組織,病變肝組織和癌變肝組織中突變類型的多樣性大得多,而且這些突變對DNA的整體完整性造成了更大的損害。

【8】

doi:10.15252/embr.20205085

近日,一項刊登在國際雜誌EMBO Reports上的研究報告中,來自新加坡國立大學等機構的科學家們通過研究發現,名為MOAP-1的蛋白質或能通過抑製極度活躍的癌症促進Nrf2細胞信號通路,在降低肝癌風險上扮演著關鍵角色。

肝細胞癌(HCC)是肝癌的主要形式,其也是全球人群癌症相關死亡的第四大原因,盡管研究人員識別出了誘發肝細胞癌的多種風險因素和遺傳變異,但由於患者療法非常有限,其預後仍然較差。與肝癌相關的疾病症狀通常直到患者疾病晚期才會出現,這就會進一步降低患者的存活率;因此,在分子水平上理解肝細胞癌的發生及發展,或有望幫助科學家們尋找新型潛在的藥物靶點開發治療肝癌的新型療法。

【9】

doi:10.1001/jamaoncol.2018.7159

日前,一項發表在國際雜誌JAMA Oncology上的研究報告中,來自中國安徽醫科大學等機構的科學家們通過對美國成年人群進行研究發現,多攝入全麥類食物或能有效降低人群患肝細胞癌(HCC)的風險。研究者Wanshui Yang博士表示,我們對來自美國護士健康研究(The Nurses’Health Study)和衛生專業人員隨訪研究(The Health Professionals Follow-Up Study)這兩個研究項目中的125,455名參與者進行研究,評估了人群全穀物和膳食纖維(穀類、水果和蔬菜)的攝入水平與其患肝細胞癌風險之間的關聯。

在平均24.2年的隨訪過程中研究人員發現了141名肝細胞癌患者,研究結果表明,高水平的全穀物食物攝入與較低風險的肝細胞癌之間存在明顯關聯(攝入最高水平vs最低水平:危害比,0.63;95%的置信區間,0.41-0.96;P=0.04);人群患肝細胞癌的風險與總麩攝入量之間存在一種相似但不顯著的關聯性(危害比,0.7;95%的置信區間,0.46-1.07;P=0.11),但與全穀物的胚芽亞成分並不存在關聯;研究者還發現,增加穀類纖維的攝入並不會顯著降低人群患肝細胞癌的風險(危害比,0.68;95%的置信區間,0.45-1.03;P=0.07),而且攝入水果或蔬菜纖維似乎也並不會降低肝細胞癌的風險。

【10】

doi:10.1038/s41586-019-0987-8

肝細胞癌(hepatocellular carcinoma)是全球癌症死亡的第三大原因。乙型肝炎病毒(HBV)感染是產生肝細胞癌的主要風險因素之一,特別是在東亞。雖然手術治療可能在肝細胞癌的早期階段有效,但是這種癌症的五年總生存率僅為50%~70%。在一項新的研究中,中國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生命組學研究所(Beijing Institute of Lifeomics)的賀福初(Fuchu He)院士課題組、錢小紅(Xiaohong Qian)研究員課題組和複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樊嘉(Jia Fan)院士課題組通過進行蛋白質組學分析和磷酸蛋白質組學分析,描述了110對與HBV感染相關的臨床早期肝細胞癌的腫瘤組織和非腫瘤組織。由此獲得的定量蛋白質組數據突出了早期肝細胞癌的異質性。

這些研究人員利用這種異質性將這些早期肝細胞癌分為三種不同的亞型:S-I、S-II和S-III,每種亞型具有不同的臨床結果。S-III的特征是膽固醇穩態受到破壞,這種亞型與一線手術治療後最低的總生存率和最大的預後不良風險有關。通過基因敲落(gene knockdown)抑製膽固醇O-酰基轉移酶1(sterol O-acyltransferase 1, SOAT1)--- SOAT1的高表達是S-III亞型特有的一個特征---改變了細胞膽固醇的分布,有效抑製了肝細胞癌的增殖和遷移。

2021年3月5日 17:16
瀏覽量:0
收藏